邮箱: 密码:  
 用户注册  简繁转换  收藏本馆
访问说明  
个人档案
顾生杰
(1923-1987)
丁义枝
(1923-2007)
最新祭文
 留言   献花   点歌   点烛   献供   上香   烧纸   祭酒  
纪念文章
天凉了 作者:gdsgds | 点击:52 | 2019-07-08 11:43 回复 

天  凉   了

   天凉了,故乡的风又将变得凛冽起来。我不知道在偌大的宅院里,你寂寞的身影将怎样承受那渐袭渐深的寒冷,我不知道你苍老的容颜,又将刻上怎样令女儿心痛的深痕。

   多少次,我曾为自己预订回家的日程,但惧怕离别的艰难,又多少次地将它推翻。跨出家门只需要七八步,就这七八步却是我整个旅程中最难的逾越。每次,你总是送我到门口。我不知道,你昏花的目光是否又被泪水遮住,因为我根本不敢注视你的眼睛。但我的心能听见你颤颤的小脚发出和我一样沉重的足音。在触不到你温热的呼吸后我就不敢再回头,因为我不忍听你最后的那句叮咛。但,我的心能看到你无力的手臂挥在空中,你的几缕白发飘散在风中······我知道,泪水热热地爬满我的腮时,你的泪已经被风凝结。

   天凉了,门前的石阶上一定会在许多个清晨都落满薄霜。我不知道你踟躇的脚步将怎样警惕着滑过那冰冷的青砖,你那已经因为滑到而受过伤的膝盖,将怎样一再地遭受颤栗的痛苦。

   多少时候,我曾在梦中挽着你信步在繁华的大街,身前身后车水马龙,但我的臂膀保护着,你从容而安详的微笑像孩童般灿烂。你说要买手绢,人老了,总觉得眼中有泪;你说要买几个小碗,重孙儿回来用它吃饭;你还说那红红的毛线有多么好看,你年轻时曾想穿这个颜色的衣衫······第二天,我便按照梦的提示,买了一叠手绢,几个小碗,两斤毛线,打成邮包寄给你。邮递员奇怪我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?我告诉她,我想做一双脚和两条腿,她的眼睛瞪得更大。我想她一定是没有远方的亲人可以牵念。

   天凉了,夜会变得越发的漫长。我不知道你的无眠是否像窗外的寒星,夜夜睁着忧伤的眼睛,你孤独的心将怎样在渴望爱女的陪伴中等来天边的黎明。

   有几回,在病榻之上的高热中,回到你身边的情景又重现。你像往常一样将伴你的孙儿“赶出”卧房,告诉他,今夜姑姑要睡在我的身边!我又像童年那样俯卧着,头扭向你撒着娇,听着你的嗔怪,领受着你的爱怜。我心里盘算着,在这难得的夜晚,一定要问你全部的生活细节,好让我在离别的日子里慢慢的回味咀嚼。可不觉间,我便那么放松那么彻底地睡去,完全不顾你生动有趣的叙述和时时发出的感叹。直到第二天又在你的注视中醒来,我才明白,你亲切温馨的声音,是我在襁褓中就已熟悉的催眠······

   天凉了,我不知道该把那些话来向你叮咛,一如我第一次离家的那个冬天你对我的不放心。岁月匆匆,30多年的时光让女儿也长成了能投下几许荫凉的大树,长成了懂得牺牲的母亲,而你昔日浓绿的枝叶却渐渐稀疏。也许,生命就是一个由弱到强,又由强到弱的过程。就让女儿和你作角色的换位吧,让我用你曾给予的再来回报你,用心灵深处的、最无私的爱,滋润你沧桑的心。

   天凉了,饭要热吃,衣要多穿,风阴雨湿少出门······

   天凉了,你要像听话的孩子记住我的叮咛啊,我白发苍苍的老母亲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顾 秀 榆

>> 祭文回复
暂无
天堂在线©版权所有  蜀ICP备05023411号  天堂在线用户群#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