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箱: 密码:  
 用户注册  简繁转换  收藏本馆
最新祭奠
    暂无
最新祭文
    暂无
最近来访
 留言   献花   点歌   点烛   献供   上香   烧纸   祭酒  
姓名:崔香蒲
性别:男
生辰:1914-10-23 (公历)
忌日:2012-08-18 (公历)
国籍:中国
籍贯:山东
宗教:无
职业:
姓名:赵玉莲
性别:女
生辰:1913-08-22 (公历)
忌日:2002-03-20 (公历)
国籍:中国
籍贯:山东
宗教:无
职业:
生平简介

祭祀先人、传承孝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然天津民俗的祭祀方式是烧纸,不仅祭日要烧,特别是每逢清明、7月15(鬼节)、10月1(送寒衣)、春节等,大街小巷到处留下一堆堆纸灰,倘有大风,则漫天飞舞,实与环保相悖。维护家园的绿色应从我做起,故甲午年始试行网上祭祀,拟诗一首以托哀思。

 

老父谦和心慈善,赢得白寿尽天年。家母勤俭性坚韧,一世劳碌不畏艰。

恩怨几许尽飘散,六十六载命相连。唯祈天堂永携手,相扶相偎在九泉。

 

2014年春节

父:崔香蒲  (1913、10、23——2012、8、18)

籍贯:山东、黄县、北皂前村(离海边很近,距龙口4里地)

生平:家父生于没落家庭。晚年时父亲曾给我们讲过一些家族史。他们这一枝最昌盛时期大约是他之前三、四代(我记不清了),这一代中有兄弟五人,家丁兴旺,买卖兴隆,银钱无数,后被管家掌柜的携款潜逃,加之子孙辈挥霍,使家道中落,至我父亲这辈,只划分为“中农”。

此外,家道昌盛的原因还有一层,就是父亲的二爷爷曾做过皇上的老师,二奶奶的轿子进出城门从不走旁门,而是走正门。至今在我堂兄家还珍藏着他们奉为至宝的皇上钦赐的“诰命夫人”的圣旨,2008年我与老公回龙口老家还亲眼看到了这份圣旨(是道光还是光绪颁发的已记不清了)。

父亲年轻时曾在东北学徒,后因生病回到老家,本已无生还希望,在爷爷们的努力下(有个四爷爷是个郎中),死马当活马医,终于奇迹般的活了过来,竟然还活到了99岁的高寿。据说为了治病还用了大烟土,后来为了忌烟父亲每日骑着自行车绕村好几周,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才算戒掉。病愈后就在龙口的“兴隆庄”工作(家族企业),那年他26岁。

41年因“兴隆庄”驻天津客栈的掌柜的携款潜逃,于是老实忠厚的父亲就被派到天津“兴隆庄”驻栈。

解放后,从我记事起,只知道父亲在民生路有一家袜子厂,我还经常去那里玩,房间很大,是两间带阳台的中二楼,下面是地窨子。

公司合营后,合到天津线衣厂,后改为天津羊毛衫厂,父亲退休后改为合资企业,大约是现在某品牌羊毛衫的前身。

父亲一生为人本分,兢兢业业,恪尽职守。“与人为善”是他一生的处世之道,因此在单位人缘极好,直到70多岁退休前,每年都是先进工作者,竟无一年例外,退休后又返聘了若干年,近80岁时才在我们的劝说下,彻底退下来。直至父亲去世时,家里还保留着厂里发给“先进工作者”的暖水瓶。

 

母:赵玉莲  (1912、08、22——2002、3、22)

籍贯:山东、黄县、八甲赵家

母亲出身地主家庭,因她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,所以有些大小姐脾气。性格刚烈,直率好强,做事情追求完美,总是要做到最好。她一生都不十分幸福,很大成分源于她的性格。

学龄前我随母亲回老家时见过姥姥、姥爷。虽然是地主,但已经被扫地出门,(原来的石狮子门楼已分给了别人)住的是很普通的一个院落三间正房,前院里有两间厢房,后院是一个园子有水井可以种菜,还有杏树石榴树等,成份是地主的姥姥、姥爷过日子也是十分节俭的,据说土改前对村里乡亲们都很关照,谁家没吃的了就到他家去拿,他家的长工伙食也很好,大饼子、馒头管够(山东的大馒头蒸的可漂亮了)。正因为如此,土改时才斗得不厉害,没受太大的罪。而爷爷、奶奶我却从未见过。我爷爷48岁离世,奶奶守寡终老,因此父亲始终极为孝顺,早晚请安,出门回家必先到奶奶房中请安后,才能回到自己房中。特别是父亲独自来到天津后,母亲在家伺候婆婆,而父亲又总是先人后己,每次从天津回老家,带回去的无论是情感还是物质总是先奶奶、后叔叔大爷,最后才是自家,加之分家时又觉不平等,以致母亲长期郁闷而生怨气,逐渐与父亲感情不和。特别是全家迁到天津后,父亲忙于在外应酬,对家庭关照不够,所以从我记事起,父母就经常吵吵闹闹,说来都是锅盆碗灶,但对于没有文化的母亲来说,过日子也就这些事儿了。而且每次吵嘴都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,以至于我耳朵都快起茧了,所以她的一生在情感上是比较不幸的。

现在回忆起来母亲除了脾气不够好以外,其它长处还是蛮多的。她极为勤劳简朴,终日忙碌,把家收拾的干净利落;一辈子精打细算、省吃俭用,从不浪费任何东西。虽然简朴,但对于穿着却比较挑剔,一定要合身好看,我给她做的衣服,总要反复修改合适才肯罢休。她的针线活特别细,在她的影响下,我也学会了缝纫,单、夹、皮、棉、毛,样样都可以对付出来,连吊皮袄这样的活,我也跟她做过。无论内衣外衣我缝的针脚也是极工整又细密,后来有了缝纫机我又学习了裁剪,自己的各种衣、裙;老公的衬衣、裤子、西装、包括呢子猎装以及儿子的衣服都不在话下,这些都是得益于母亲的影响(只是现在这些技能都基本不需要了)。

母亲不仅针线活细,做饭也是极细的,对别人要求也十分苛刻。重点是不仅要干净,还要既好吃又好看,特别是每年春节蒸的面花,真是漂亮极了,我虽然传承了下来,但下一代人中便无人传承了,好可惜啊!所以母亲一生过得很辛苦,克己复礼在她身上体现得比较充分。对自己虽然十分节俭,但对于亲朋好友、左邻右舍的礼尚往来却比较慷慨,无非是想要个面子。

因为是山东人,孔孟之道自然是少不了的。不仅如此,有些规矩习惯比较少见,都不知是从哪传承下来的,年轻人听来肯定觉得好笑,比如她连洗澡、洗头等都要挑选日子,绝不随意进行。

因为她头脑里旧的东西太多,所以现实中许多东西都看不惯,对我们管束也很苛刻,记得高中时,有一年假期,班里部分同学相约骑自行车去北京,我十分想参加这次活动,再三恳求,她说什么也不同意(因为男生女生都有),我心中很是懊恼,但也只得失去了这次让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机会。而父亲与她恰恰相反,或说是两个极端,他对孩子们几乎是不闻不问,这也导致了老两口经常拌嘴,成了典型的吵吵闹闹一辈子的父妻。

如今父母都已成为另一个世界的人了,希望他们在那个未知的世界里,能够互相宽容、互相谅解,和睦相处、不再吵闹,愿上帝保佑百岁的他们能在温馨幸福中相伴,继续他们的姻缘。

女儿:崔慧敏

2014年1月26日

天堂在线©版权所有  蜀ICP备05023411号  天堂在线用户群#1